在波尔多右岸的圣埃米利永对着葡萄酒庄园发一辈子的呆

当前位置 : 主页 > 平特肖开马算中吗 >
在波尔多右岸的圣埃米利永对着葡萄酒庄园发一辈子的呆
* 来源 :http://www.pupufa.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12-06 15:54 * 浏览 :

  随着湖南卫视《向往的日子》,《中餐厅》和《亲爱的客栈》等综艺节目的热播,明星们脱下平日里的华服,化身普通百姓在荧幕前洗手作羹汤,每天为五斗米奔波。在欣赏了明星们呈现出万千姿态的娱乐性的同时,这样的生活让我们想起了两个词来形容-归隐。

  归隐一词由来于唐末宋初陈抟的七言律诗《归隐》而来。该诗白话过来之后可以总结为,十年游历考取了功名利禄,但最后留在梦中只有那座青山,高官俸禄不如安稳的生活。作者在隐世之前写下这首诗,在隐居前对红尘的回顾。

  记得何炅和黄磊在最后一集《向往的日子》里感叹道,如果生活能够这样继续下去,那该有多好。在配合节目效果的同时,我看到了一个抛开明星光环着了地的普通人。每个人无论在外界有多风光,而最后总会回归平淡,发现生活的本质。

  每天睁开眼,满脑子都是一天需要去完成和处理的To do list。在上海这座大城市生活,每天都像被生活不断地往前推。早高峰的陆家嘴前胸贴后背的人流,闷热地好像随时都会令人窒息。早晨天未亮就出了门,晚上天黑了才能回家。生活就是这样机械地重复着,日复一日。忙着忙着,突然就忘记了自己心里真正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不舍抛弃不屑拥有的现在,却再也不敢去追赶那个虚无缥缈的未来。谁说,人一旦拥有得越多,就越怕失去。

  如果可以,我想给自己放一个大大的长假,闻闻那鸟语花香,感受沐浴在春天的美好!如果可以,我想要放空自己的心灵,自由支配起自己的生活!如果可以,我想要在波尔多的圣埃米利永(Saint Emilion)归隐,认真做一个采葡萄的小女孩,只用一辈子认真醸好那一口葡萄酒。

  在法国留学期间,我有幸在波尔多圣埃米利永(Saint Emilion)的酒商工作了半年的时间,品尝了波尔多各大区的葡萄酒。在我的百般请求下,老板带我来到了我们的公司在圣埃米利永(Saint Emilion)地区附近的Clos du Clocher酒庄参观葡萄收摘。

  Clos du Clocher酒庄位于波尔多产区东部、与圣埃美隆(Saint-Emilion)比邻而居的波美侯产区。波美侯的葡萄种植及酿酒历史十分悠久,自罗马人占领该地区,葡萄种植技术也随之而来,这里如今成为世界上顶尖的葡萄酒产区。

  这里就是Clos du clocher的葡萄园。之前公司聚餐时,曾来过这片美丽的葡萄园。如今这里一片广垠的葡萄园硕果累累。 在翻译了几百个葡萄酒技术文件之后,终于可以亲身见证葡萄收获的过程和酿造的过程了。

  自1936年以来,法国建立了法定产区管制系统,把各个产区内品质最好的葡萄酒集中起来。生产规范是世界上最严格的:产量限制,葡萄品种需要授权,在葡萄株的牵引方式以及酿造方法上都有规定。

  葡萄的收获一般分为手工和机械收获。机械收获就是通过震动茎叶将葡萄震落。而手工采摘能保护葡萄的完好。Clos du Clocher葡萄园的葡萄完全采用手工采摘,一般酒庄在收获季节,会聘请一些临时工来采摘。

  这里是波美侯产区。这里出产的葡萄酒浓郁而不失柔和,酒体饱满,单宁强劲。此法定产区的葡萄树种植拥有辉煌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罗马时代。

  这里的地质条件很特别。表层的沙质砂砾土覆盖在混合了氧化铁(也叫铁渣)的粘土层上,这样的土壤特征正是波美候葡萄酒独特性的根源。

  波尔多大部分的葡萄庄园都非常有年头了。写技术文件时,介绍这里的葡萄园,一般都有好几百年历史了。葡萄园、酒庄、教堂构成了这里独特的风景。

  去梗后的葡萄流入下个工序--筛选。在震动筛选台上,完好饱满的葡萄自动流入输送管道内。

  这道工序人工筛选相当重要!因为腐烂的葡萄必须分拣出来,所以这里除了机器筛选外,还用了怎么的多人力,目的是要保证酿造出了葡萄酒的品质。

  葡萄在不锈钢桶中严格温控发酵20-32℃,一般会用气汞挤压使得葡萄皮和肉能够结合在一起以获得葡萄酒的色泽。葡萄的皮是决定这款葡萄酒的色泽的关键。一般波尔多的葡萄酒的发酵时间一般是3周左右,有些结构单薄地区的葡萄酒,例如勃艮第的Beaujolais只需要5天。

  在不锈钢桶结束发酵后,灌入橡木桶中继续发酵与储藏,橡木桶能够给葡萄酒带来香草,树木以及烟草等口感。一般越是新的橡木桶越是贵,尤其是法国橡木桶更是出奇的贵。

  波美侯产区是波尔多地区面积最小的产区,却生产世界上最昂贵和最迷人的葡萄酒。波美侯产区由于产量很小,所以葡萄酒的价格偏高。与其它著名产区不一样的是,波美侯没有列级名庄分级制度。尽管如此,波美侯的酒因品质佳,产量少,声名远扬,名传四海,处于葡萄酒帝王般的地位。

  在波尔多工作的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之一。另我难以忘怀的是同事们的灿烂微笑,有个平时很照顾我的老奶奶告诉我,这份工作她做了一辈子,并且会继续下去。在这里,她认识了比她大20岁的丈夫,年纪轻时她不愿意离开这里,现在上了年纪,就更不愿意离开了。波尔多,会是她一辈子唯一的家。